棉花糖小说吧 > 其他综合 > 大月谣 > 第九十二章 坠落
    她之前那句话恐怕要改一下。

    嬴抱月气喘吁吁地趴在梯子上。

    不光是嬴家的男人身体不怎么样,嬴家女人的身体素质……也不怎么样。

    这小公主的身体实在是太缺乏锻炼了。

    当年她十岁的时候爬这个梯子最多就只需要二十秒,但现在才爬到一半,她就感觉到心肺都要裂开了。

    本来建这样一个梯子,据师父那人所说就是为了锻炼小时候的她的腿脚,虽然当时本人不这么觉得。

    当时她觉得,那人绝对只是因为折腾她好玩而已。

    但现在嬴抱月终于明白。

    师父你说的是对的。

    真的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

    这幅身体就算她已经拼命锻炼了大半个月,但还是如长霉了一般锈钝凝滞,听着脚下唰唰细丝打在天梯上令人毛骨悚然的摩擦声,嬴抱月咬紧早已出血的嘴唇。

    这辈子,她还得加把劲。

    此时时间过去刚好一分钟,拼着手脚都要废掉的剧痛,嬴抱月已经爬到了五层楼的高度,看上去胜利在望,然而不幸的是脚底下细丝嚓啦嚓啦的摩擦声突然停止。

    糟了。

    嬴抱月没看脚底也没回头,因为她之前就发现了这位小公主的这幅身体,不仅衰弱……

    而且恐高。

    现在她只要低头,不是皇冠会掉,而是她的身体恐怕会在一瞬间动不了吧。

    然而感受着手下梯身传来的极其细微的震动,不用低头嬴抱月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底下那位黑衣人终于放弃了切割天梯的打算,开始自己往上爬了!

    说实话她能苟到现在,都亏了这位黑衣人对他手中细丝极其自信,不屑于爬梯而是想直接把这架看上去极其普通的梯子切断。

    到了这个时候嬴抱月终于确认了。

    底下的那个黑衣人,不是纯粹的暗杀者。

    纯粹的暗杀者只会选择最省力的姿态最简单的方式杀掉任务对象,不会在乎手段更不会自负于自己的力量。

    如果是专业的暗杀者的话,刚刚就会直接选择攀梯,哪怕不是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段,也会以最快速度悄无声息地结束她的性命,而不是享受猫追老鼠的乐趣。

    从之前这人肆无忌惮割裂密道时,嬴抱月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今夜追杀她的这个人,应该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

    或者说修行者的地位。

    而不是生活在底层惯常蚍蜉撼大树只能会力量视作手段而不是资本的刺客。

    正是这人被掩饰得恰到好处的对自己力量的自信,在撞上绝对的力量某位大司命留下的铁板时,才给她争取到了活命的时间。

    但师父留给她的馈赠,就到这里了。

    只是简单的一瞬,那冰冷的杀气就上升到了她的脚下。

    这位黑衣人至多是自信而不是自负,因为即便他耽误了些时间,但事实上等阶五的修行者爬这个梯子也只是一瞬的事。

    嬴抱月爬一层的时间就足够他爬六层了。

    就在切割声停止的下一刻,唰的一声,那仿佛有生命的细丝就缠到了嬴抱月脚下仅仅三阶下的梯子上。

    那黑衣人只稍稍在梯面上搭脚,黑影就已如鬼魅般上升到了嬴抱月脚下。

    这细丝是立体机动装置么……嬴抱月深吸一口气,心知死亡已经再次逼近她的脚下。

    黑衣人抬起头,看着头顶上少女洁白的脚踝和小腿,冰冷的眼瞳微微眯起。

    银丝从他指尖一闪而过,只消一瞬他就能看见这双腿扑簌簌跌落在地面上的场景了。

    唯有一点他一直没明白,就是这女子的反应。从一开始,这女子就没有发出一声呼救和求饶。

    虽然给他省了不少事但也引起了黑衣人心底的警惕。

    然而无论如何,此时这个宫里没人能救得了这个公主,即便她的反应再奇怪,这张脸也没有易容的痕迹,他不需要多想。

    只要按照主子的吩咐,杀了她就行了。

    即便没有情报里的那么手无缚鸡之力,即便身上有着微弱的身为修行者的波动。

    但她依然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弱女子。

    能逃到这里又怎么样?

    依然摆脱不了被切割的命运。

    有些人生而就是该死的。

    男人看着眼前如同待宰牲畜一般居然还没有放弃以蜗牛一般的速度一声不吭往上爬的少女,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

    弱者的反抗没有任何意义。

    只会令强者发笑。

    他抬起手,面无表情地看向头顶上的少女,如果把这双腿切掉,她还能否一声不吭呢?

    一国公主发出的惨叫和悲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声音?

    他还没有听过。

    让他来试试。

    丝线扬起,正好掺杂着头顶一扇天窗投下的月光,如同镀了层银一般。

    丝线的方向不是别处,而是他精心设计的,正好等在那少女往上攀爬的方向。

    正好将她拦腰截断的高度。

    她往上爬,不过是让自己死的更快。这就是区区蝼蚁还胆敢反抗的结果。

    此为死局!

    男人瞳仁一亮,手中丝线亮起,“去死……”

    然而下一刻,黑衣人明亮自信的眼眸中,陡然蒙上一层黑影。

    一个人影从天而降。

    ……

    ……

    别怕。

    你现在是我的心脏,不要跳的这么剧烈。

    肺,如若要胀破了一般。

    手腕和腿脚,仿佛都要断裂了一般。

    就在身后那带着死亡的风声响起的瞬间。嬴抱月,松开了手。

    这就是她等到现在的时刻。

    “什……”

    一切发生的极快,打破所有正常人能想到的可能。

    黑衣人愕然睁大双眼,看着爬到第六层顶端却还敢猛然松手任自己坠落的女人。

    从这里跌下去,以她微不足道的境界必死无疑!

    然而下一刻,更让他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那个女子在坠落的瞬间,在空中仿佛被什么牵引小小的身躯绕梯一周躲过了他扬起的丝线!

    咔嚓一声,丝线打在梯身的碰撞声响起。

    那是……

    一抹小小的寒光刺入他的眼帘,这个时候黑衣人才发现这女子的手腕上,居然也牵着一条细线,而细线的顶端缠绕在梯子上,顶端连着一枚……

    小小的箭镞。

    成败在此一举,经脉传来干枯的迹象,这是她保留到最后的,一口真气。

    黑衣人瞳孔一缩,看着迎面而来的黑影。

    这名少女居然在最后的时刻。

    不进反退。

    下一刻不等黑衣人反应,从梯子另一面绕回的嬴抱月身体一个下沉向他坠落。

    一只纤细的脚。

    踩在他的脸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