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苏木和阮荆墨走出了药灵师殿,看着那片碧蓝的大海,看着海上面的天空,蓝天白云,寒苏木感觉像是一瞬间失去了什么,忧伤在一瞬间涌了上了心头,就像海里的水瞬间淹没了岸上的所有沙石一样。

    “苏木,我会爱你一辈子。”阮荆墨看着忧心忡忡的寒苏木,拉着寒苏木的手。

    寒苏木看着这片熟悉的土地,依依不舍,心中是无可奈何,虽然黎影浩把寒苏木也一起逐出了师门,但是黎影浩只是封印了寒苏木的灵力而并未废除灵力,黎影浩宠爱徒弟的温柔举动,在寒苏木的心里却是感觉亏欠黎影浩太多。

    寒苏木和阮荆墨顺着海边走去,在石子沙上留下一排深深的脚印,海水涌了上来,将这些脚印冲得不见了原有的模样,寒苏木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看那座高高的药灵师殿,看这片云中溟最美的海面,那座高高的药灵师殿在视线中越来越模糊,渐渐的消失在了视线中。

    寒苏木和阮荆墨在离开了药灵师殿,也离开了云中溟这块土地,来到了一个荒芜的小山林里,两人搭建了一间茅草屋,从此两人住在了这间亲手搭建的茅草屋内。

    房前酿酒,屋后种菜,春天上山看花开,夏天去附近的溪水里捉鱼,秋天看门前的树上的落叶,冬天站在院子里看落雪。

    每天晚上都喝着自己亲手酿造的酒,云中溟的人都很爱喝酒,并且自己会酿造酒,阮荆墨在药灵师殿住了一年,也学会了一些酿酒的方式。

    漫步在夕阳下的荒地上,找了一块枯草地坐下来。夕阳的光朦胧的照耀在这块枯草地上。

    “你比这夕阳更美,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阮荆墨看着寒苏木微微的笑了笑,笑容在夕阳的照耀下让阮荆墨严肃的脸上显得有些温柔。

    “每天有你在身边陪伴我的日子,在我心目中,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寒苏木在落日的晚霞中开心的笑着,依偎在阮荆墨的肩膀上。

    两人从此每天都过着平淡且开心的日子,阮荆墨拉着寒苏木的手一起走在这些荒地上,任凭微风吹散着寒苏木的头发,一起看日出,一起看日落,一起站在院子里端着自己亲手酿造的酒,喝着酒数着天上的星星。

    这样平淡而又幸福的日子过了大半年,两人的所有积蓄也差不多用完,而这时的阮荆墨对寒苏木说,去外面看看,去去马上就会回来。

    “苏木,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来。”阮荆墨深情的看着寒苏木,将手放到了寒苏木的头上,抚摸着寒苏木的发丝。

    看着阮荆墨离去的背影,这时的寒苏木却不知自己已经怀了身孕。

    不知道为什么,寒苏木却感觉到了一种别离,可这种别离的念头又突然消失在了寒苏木的脑海里。没想到阮荆墨这一走,直到孩子出生,阮荆墨还是没有回来,而孩子的姓氏也从此随了寒苏木的姓,就这样痴痴的等了阮荆墨整整十年有余。

    寒苏木回忆着过去的一切,为了阮荆墨被逐出师门,还流落到现在这个下场,眼泪流了下来。

    “娘,别哭。”寒七儿用小小的手,擦去了寒苏木眼角的泪痕,打断了寒苏木的回忆,寒苏木的思绪回到了现状。

    一起住在灵落客栈的目蝴蝶也已经起床,目蝴蝶去探望了茹青的伤势之后,看茹青的伤势已经差不多好了很多,又去找寒苏木,寒七儿开了门,目蝴蝶走进去看到寒苏木流着眼泪看着桌上发呆。

    “苏木,你怎么了?”寒苏木看到目蝴蝶来了,就连忙起身,用袖子擦拭了脸上的泪痕,含泪勉强微笑着让目蝴蝶坐下。目蝴蝶坐在凳子上,看着寒苏木的脸,大概也猜出来是和阮荆墨的事情有关。

    “我和娘早上去找爹了,看到爹从阮府出来,坐上马车头也不回的走了.....”目蝴蝶看了看寒七儿,寒七儿知道目蝴蝶想问自己母亲的事,就老实的说出来了。

    “七儿,别说了。”刚说一半,就被寒苏木阻止了。寒苏木眼泪大颗大颗的流淌下来。

    “别哭了,娘。”寒七儿跑过去抱住寒苏木的头,用小小的手抹去寒苏木脸上的泪水。

    “等明天我们和你一起去,去找这个负心汉问清楚。”目蝴蝶安慰着寒苏木,寒苏木却摇着头,不愿意再去阮府找阮荆墨。

    “不用了,凤神。我不想见他了。”寒苏木低着头哭泣着。

    目蝴蝶渐渐的看着眼前这个心灵受了伤的寒苏木,有一丝疼痛划过心间。

    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寒七儿跑过去开门,打开门看到了夏公子站在门外,目蝴蝶摇了摇头,示意夏公子不要打扰寒苏木,夏公子离开了寒苏木的门口,目蝴蝶也想让寒苏木安静一下情绪,看了看寒七儿和低着头哭泣的寒苏木,轻轻的走出了寒苏木的房间。

    目蝴蝶和夏公子来到了茹青的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的茹青气色已经比昨天好了许多,茹丝端了一碗粥给茹青,茹青喝着茹丝端过来的粥。

    看着被寒苏木用治愈术治愈的茹青,夏公子疑惑重重,看着茹青茹丝的年纪和寒苏木的年纪也差不多,只是寒苏木经过那么多年的事情,脸上多了一些沧桑,看上去比茹青茹丝的年纪要显得大一些。

    或许寒苏木真的是自己一直要寻找的人。

    “夏公子,你在想什么呢?”茹丝看着夏公子站在一旁发呆,一句话将夏公子的思绪拉了回来。

    “奥,没什么,我没想......”夏公子看着茹丝笑了笑,吞吞吐吐的说着。

    “等下我们陪苏木去阮府找人吧。”茹丝看着目蝴蝶说着。

    目蝴蝶突然沉默不语,夏公子看着目蝴蝶的表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怎么了,目姑娘。”夏公子刚才也是想去找寒苏木的,但是看到目蝴蝶在寒苏木的房间内,从门外看到寒苏木低着头哭泣着,看到目蝴蝶摇了摇头示意别进去,才没有走进去的。

    “今天一大早,她们母子两就去阮府门口,看到阮荆墨坐上马车头也不回的走了。”目蝴蝶叹了一口气把刚才寒七儿告诉她的情况说了一遍。

    “这个阮荆墨,真不是人,抛妻弃子,到了阮府门口还不想相认,太过分了。”夏公子将手中的纸扇拍在了桌上,茹青茹丝和目蝴蝶看着夏公子这样生气的表情被吓了一跳,自从认识夏公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夏公子如此生气的。

    “要是他早想和寒苏木母子两相认,那早就来找她们母子两了,还用得着寒苏木母子两去阮府找他?”茹丝看着怒气冲冲的夏公子说着。

    “嗯,茹丝姑娘说得对。不过,她想去找还是让她去找吧,不然心里会一直惦记着。”夏公子看着桌上的纸扇,说着。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