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历史军事 > 北颂 > 第0333章 垂死挣扎?
    流民们听到这话,有些懵。

    一个个面面相觑的互相看了一眼。

    寇季讲的话根本站不住脚,但是硬生生的用自己官位带来的威慑力,吓唬住了流民们。

    有些胆小的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躲在了其他人身后,生怕寇季抓住他,问他要说法。

    却有人不怕寇季,直面寇季,破口喊道:“你用沙土伪装成粮食,蒙骗我们,如今被当场拆穿,还敢胡说,地上的沙土就是证据,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喊话的人声音很大,流民们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带头声讨寇季,流民们纷纷景从。

    在流民们激烈的声讨声中,寇季面色冷峻的踏前一步,喝道:“肃静!”

    刘亨、曹佾二人十分配合的举着火把,站在了寇季左右两侧,照亮了寇季的身躯,让寇季更具威慑力。

    在寇季冷冷的注视下,流民们争吵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不少。

    倒不是寇季的威慑力再次的吓唬住了流民,而是陈敬、王田升等人纷纷出声,喝斥了流民们一番,流民们才渐渐静了下来。

    寇季等到流民们静下来以后,背负双手,缓缓开口,“本官自问,自接手诸位以来,从没有做过对不起诸位的事情,诸位为何要针对本官,陷本官于不义?”

    “草民等人并没有针对寇工部,草民等人只是想找寇工部讨一个说法。”

    站在流民们前头的一个身形魁梧的黑髭大汉,声若洪钟的说着。

    寇季目光落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二,冷冷的道:“出来说话!”

    黑髭大汉宛若熊罴,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到了寇季面前,他一双铜铃大的眼,盯着寇季,不偏不倚,眼中没有丝毫畏惧。

    寇季瞧着黑髭大汉迈开的步子,眼中闪过了一道异色。

    黑髭大汉行走的时候,两腿微开,腿内侧向外,有点罗圈腿的意思。

    他的罗圈腿,跟天生的罗圈腿差别很大,明显是后天养成的。

    寇季目前为止,只在一种人身上见到过这种走路的姿势,那就是常年趴在马背上的辽国骑兵。

    “你是何人?”

    寇季盯着黑髭大汉质问。

    黑髭大汉抱拳道:“草民彭越!”

    寇季再问,“何时入伍,任何职,又是何时卸甲?”

    黑髭大汉听到这话,神色有些黯然。

    往日种种,他不愿意多提,可寇季问起他又不得不答。

    黑髭大汉沉吟再三,声音低沉的道:“咸平元年入伍,任静塞军右翼营第四军使,大中祥符三年卸甲归田。”

    听到这个回答,寇季有些意外。

    静塞军算得上是大宋诸多兵马的精锐之一。

    始建于太宗赵光义在位的时候。

    太宗赵光义在位的时候于太平兴国四年,北伐辽国,在高梁河跟辽军展开了惨烈的厮杀,他亲临战场督战,被辽国南院大王耶律休哥率领的铁林军,打的狼狈逃窜。

    不仅屁股上挨了一箭,因为坐着驴车逃跑,还落了一个驴车皇帝的名声。

    为了一雪前耻,挽回名声,为了击溃辽国精锐骑兵铁林军。

    太宗赵光义用北伐得来的马匹,亲自督建了一支重甲骑兵,全员三千人,一人五马,将士们均是塞北易州人,能开两百斤的硬弓,剽悍异常。

    这支重甲骑兵,就是静塞军。

    太宗端拱元年,宋辽两国在唐河一带开战,静塞军作为先锋,出现在宋辽战场上。

    唐河一战,一举击溃了辽国最引以为傲的铁林军阵型,一路追击辽军至曹河,斩首五千,缴获马匹上万,一战成名。

    静塞军也借此被晋升为大宋禁军之一。

    此后的岁月里,先后出击,皆有斩获。

    直至澶渊之战。

    静塞军军头(军都指挥使)因多次出征,人困马乏,不肯再次出阵,被监军所斩,静塞军将士们群龙无首,拖着疲惫的身躯,在监军催促下踏上战场,被辽军打了个半残。

    最后变得岌岌无名。

    眼前这位名叫彭越的大汉,说是大中祥符年间卸甲的,那么他离开行伍的原因,必然跟澶渊之战多多少少有些关联。

    不然以他静塞军军使的身份,不可能沦落成为一个平民。

    宋军军制,步军都一级的官员,称之为都头;马军都一级的官员,称之为军使。

    都头和军使平级,辖下率领一百军卒。

    彭越这个类似都头的军使的身份,可不是《水浒传》中武松那个都头能比的。

    武松那个县衙里任命的都头,只能算是一个大吏。

    彭越的军使身份,却是实实在在的军官。

    一官一吏,有明显的不同。

    而且依照大宋军中的惯例,但凡担任禁军军使的军官,前面都会加一个散阶官职。

    比如从九品的陪戎校尉,又或者正九品的仁勇校尉。

    以静塞军的特殊性,彭越卸甲的之前,军使职称前面,应该加的是正九品的仁勇校尉。

    但,无论之前彭越是什么身份,寇季现在都不太关心。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流民闹事的问题。

    寇季盯着彭越,质问道:“你要本官给你一个怎样的交代?”

    彭越仰着头,不卑不亢的道:“不是给草民一个交代,而是给所有的灾民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

    寇季冷声质问。

    彭越沉声道:“朝廷发给我们的粮食去哪儿了?为何你要用沙土,冒充粮食,哄骗我们?”

    寇季冷笑道:“朝廷发给你们的粮食,自然是在汴京城里的粮库。该给你们的时候,自然会运出来。本官从没有用什么沙土,冒充过粮食。

    本官运送那些沙土过来的时候,可曾告知你们,那是粮食?”

    彭越微微握了握拳头,咬牙道:“不曾……”

    寇季高声质问道:“那你说说,本官何时哄骗过你们?”

    彭越仰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寇季,质问道:“既然不是粮食,为何你要把它们跟粮食堆放在一起?”

    寇季瞥了彭越一眼,冷笑道:“本官准备的东西,自有用处,需要跟你们多解释。”

    彭越脸颊涨得通红,吹胡子瞪眼的道:“朝廷发给我们的东西,我们为何不能过问?”

    寇季听到这话,盯着彭越,冷冷的道:“朝廷发给你们的东西?你也算是在朝中任过职的,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朝廷除了粮食以外,还会帮你们准备屋舍,准备床榻,准备草药吧?”

    彭越闻言一愣,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盯着寇季,“难道不是……”

    寇季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刘亨在一旁冷冷的道:“是我四哥怕你们冻死、病死,所以主动接下了安置你们的差事,自己筹措钱财,购买了草药、木料,为你们搭建屋舍的。”

    曹佾冷笑着补充道:“朝廷到了明年春日,就会断了你们的粮草。我四哥之所以弄这些沙土过来,也是为了帮你们营造一座谋生的作坊,好让你们到了明年春日以后,还能自己赚一口饭吃。

    你们不仅不领我四哥的情,还扬了这些沙土。

    我倒是想看看,没了我四哥帮你们营造谋生的作坊,到了明年春日以后,你们吃什么。”

    刘亨、曹佾二人,顺着寇季的话,一唱一和的讥讽着彭越。

    彭越一张脸,涨得通红,配上他那一脸的黑髭,活像是一个红脸夜叉。

    彭越在朝中担任过官职,他深知朝廷的做事风格。

    朝廷历年赈灾,要么是给一口粮食,让灾民们自生自灭,要么把灾民划入到厢军中,让灾民勉强吃一口皇粮。

    帮灾民们营造屋舍的事情,朝廷基本没做过。

    此番他随着流民队伍到了汴京城,见到了朝廷派遣官员在帮他们营造屋舍,还以为是在天子脚下,朝廷顾及颜面,转性了。

    如今听寇季三人一说,他才明白过来。

    不是朝廷转性了,而是他们碰上了一个真正怜悯他们的官员。

    彭越有些羞愧的抬不起头,他垂着头,掩着面,对寇季拱手道:“是草民错怪了寇工部,寇工部要打要罚,尽管施为,草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听到了彭越说出了服软的话,寇季脸上的神色缓和了几分。

    他盯着彭越道:“本官之所以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受了灾的百姓,能够活下来。救你们一命,已经耗费了本官许多钱财,本官又岂会再伤害你们。”

    彭越抱着拳,对寇季深深一礼。

    寇季仰起头,看着其他的流民道:“你们这几日耗费的药材的价值,远比粮食要贵。本官供养的起你们喝药预病,怎么可能供养不起你们吃粮?

    给你们的粮食,就在汴京城里的粮库里堆放着。

    眼下已经到了深夜,汴京城四门早已落锁,不可能把狼草运出来。

    到了明日一早,粮食就会从汴京城里运出来,绝对不会少你们一口口粮。

    也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饿着。”

    寇季说服了彭越这个领头的人,又拿出了药材说事,流民们勉强信了寇季三分。

    再加上陈敬、王田升等人频频帮着寇季说话,流民们的情绪也就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

    寇季盯着流民们,又道:“尔等还不速速回去歇息。明日有大批跟你们一样的灾民赶过来,还需要尔等帮忙安置。

    若是因为尔等的过错,导致了安置灾民出了岔子,就别怪本官不讲情面。”

    “散了!”

    寇季摆了摆手。

    彭越率先拱了拱手,退回了流民队伍里,然后往自己的帐篷里走去。

    其他流民见此,也三三两两的往自己帐篷里走去。

    寇季见到流民们散了以后,长出了一口气。

    他真怕流民们会突然暴动,把事情闹的一发不可收拾。

    在他身边的刘亨、曹佾二人,也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跟寇季有同样的担忧。

    陈敬、王田升等人安抚好了流民以后,走到了寇季身前。

    陈敬忐忑的看向寇季,询问道:“寇工部,朝廷给我们的粮食,真的在汴京城里的粮库里?”

    寇季盯着他,疑问道:“本官骗过你?”

    陈敬干巴巴一笑,“那倒没有……”

    王田升盯着寇季,认真的道:“寇工部,若是粮食的问题出了什么岔子,您得尽早的通知学生等人,也好让学生等人有个准备。”

    寇季淡然的道:“粮食没有任何问题。你们不会真的相信了那些谣言了吧?”

    陈敬、王田升二人,对视了一眼,齐齐摇头。

    他们之所以找上寇季,就是想从寇季嘴里探听一些准确的消息。

    只是寇季一点儿风声也没有透露。

    他们也没有瞧出什么破绽,就选择相信了寇季的话。

    二人对寇季拱了拱手,各自返回了各自的帐篷。

    寇季在所有流民走光了以后,让衙役们收拾了一下那些被撕烂的粮包,他带着刘亨、曹佾二人回到了帐篷里。

    一进帐篷。

    寇季对刘亨、曹佾二人道:“你们二人现在去南城门,从南城门处回汴京城去。”

    刘亨、曹佾二人盯着寇季,齐齐摇头。

    寇季这个时候让他们离开,存的什么心思,他们二人心里清楚。

    寇季虽然阻止了流民们闹事,骗过了流民们,但是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明日开火的时候。

    寇季若是拿不出粮食,那么那些流民就不会再相信寇季任何一句话。

    到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一拥而上,撕碎北城门处所有官员、衙役们泄愤。

    他们不会在乎寇季背后还有一个当宰相的祖父,也不会在乎寇季跟官家赵祯交情深厚。

    因为在他们眼里,没了粮食,就等于没了命。

    既然命都要没了,那还在乎其他的做什么。

    寇季之所以让刘亨、曹佾二人先行一步,回到汴京城去,就是为了防止刘亨、曹佾二人被流民们乱拳打死。

    刘亨坚定的盯着寇季,道:“四哥,你不走,我也不会走。”

    曹佾点头道:“我也是如此。”

    寇季叹息了一声,沉声道:“我的话,流民们中间有人信了,可有人肯定不信。此刻暗处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我呢。

    我如果离开,他们一起冲出来,阻止我。

    你们不同,不用跟着我冒险。”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