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吧 > 历史军事 > 我是刘病已 > 第十八章:尘埃落定
    太阳的余晖渐渐消散在天际,晚霞染红了大半个天空。经过缓慢的前行,终于来到长乐宫。许平君从车上下来时,长乐宫的第一盏宫灯恰好点亮,随即,千千万万盏宫灯逐一燃烧,将整个世界从黑暗拉回光明。

    许平君从来没有进入皇宫,身为小吏之女。如果不是因为刘病已皇室子弟的身份,她就跟长安城的平常百姓一般,只能远远的在家中遥望。跟随着丈夫小心翼翼的前行。走进长信殿,脚下的地板,干净敞亮,简直和清澈的湖水一般,能见到倒映的人影。殿中的柱子上,一条条神龙张牙舞爪,蜿蜒向上,仿佛就要破空而出,来为这宫殿的主人镇压四方。大殿两侧,一排排身着玄甲的卫士,就像雕塑一样林立着。 数不清的侍臣跪坐两侧。

    走在这些注视中,刘病已将自己的头低了低。不让人看清自己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时代马上来临,他不能心急,不能让人看到他的狂喜。在这一双双眼睛中,包含着太多的意味,审视,嫉妒、观望等等数不清的情绪交杂其中。

    刘病已越走越小心,刘德继续的带路,直至大殿的尽头。长乐宫的女主人端坐在上方,看着从远处走来,在辈分算来是自己侄孙的男人。看着他的小心翼翼的步伐,就知道他承担了多少压力。成为帝王的路重来都是艰辛的,即使是在太平年间的皇子们。都想将彼此的头颅快速的拧下,没有一丝拖延。干净利索的解决所有的竞争者,自己获得上天给予这片土地最大的权利。天家无亲情,虽然百姓们都希望自己的君主充满慈悲,但很可惜,每一个走到台前的帝王一定双手沾满鲜血。即使是自己那个短命的丈夫,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

    但是羽翼不稳的时候,还是小心将自己愤怒的内心掩藏。刘贺就是前车之鉴,但作为长辈必要的遮挡,还是很有必要的。

    跟随刘德向上官太后请安后,刘病已同许平君陪坐在太后的左下方位置。宦官令黄歇拿出诏书,上官太后微笑着看着自己名义上的晚辈说道:次卿,你夫妻俩第一次见我。我也不好不送你个见面礼,照我看阳平君这个爵位照你的身份还是太低。黄歇宣诏吧。

    黄歇听到上官太后的吩咐,躬身称诺。随后打开诏书宣道:太后诏书,阳平君病已听诏。刘病已听到黄歇叫自己的名字,起身整理衣冠跪伏听诏。黄歇见刘病已已经准备妥当就继续念道:

    皇天上帝,后土神只,眷顾降命,属秀黎元。武帝重孙阳平君病已,卯金修德,德行恭备。宗正卿德上书,臣与丞相、大将军、列侯、吏二千石、博士议之,当以列侯谢之。

    所传闻世者,为据乱世;其所闻世者,升平世;其所见世,太平世也!非其事如之,当为阳平侯,食邑三千户。故借事喻之,以晓后人!布告天下,咸使闻知,阳平侯接招”

    刘病已再次跪拜道:谢太后恩典,不以孙臣卑鄙,臣孙必不负祖宗与太后嘱托。刘病已接过黄歇恭敬捧来的诏书,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长乐宫的侍女已经开始为大家布餐。

    大将军霍光跟丞相来到长乐宫门外,侍者早已恭候多时。向朝中重臣行礼后,在前方带路将众人引到长信殿。霍光带领众人向上官太后行礼,之后便按照侍者安排的位置就坐。

    霍光在座位上看着上官太后左边席位上的刘病已夫妇,恰巧刘病已的目光也看向自己,霍光微笑着点头示意,刘病已也立刻回复。但看向许广平后,仿佛想起了什么,只是又看了两眼若有深思的点了点头,之后就看向了别处。

    刘病已感受到霍光的目光,就感受一股压力。前世读史书上,自己还曾经跟同学开玩笑说汉宣帝心理素质真差。已经贵为天子,跟霍光在一起还满身的压力。而今天在大殿上才明白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明亮,锐利,眼中的侵略性让你感受到生命层次意义上的压迫。这并非是权利带来的威压,自己小时候总在张府游玩,也常见车骑将军张安世。而张安世重来没有给自己这么大的精神压力,怪不得前世的汉宣帝登基数年,跟霍光同坐一车时还会有芒刺在背的典故出来。虽然有前世的记忆这把金钥匙,知道历史进程。但是和这种名垂青史的权臣,自己必须加倍小心,打定主意后刘病已拿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大殿中酒香四溢,刘病已他甚至还闻道了高祖刘邦当年留在这长乐宫里的酒窖里的陈年美酒的香味。感激的看了看坐在上首的上官太后,为了给自己造势,拿出为数不多的长乐宫现存的法酒。就是提醒在座诸位,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大汉帝国刘氏子孙还未凋零殆尽,朝臣可以有自己的小算计,但是大事上不能像今天怎么糊涂了。要知道,那批刘邦时期酿造的美酒,一般情况下只会在新君登基或者先帝立庙之时才会被启用的。

    杨敝坐在位置上喝着法酒,心中一片凄凉。主忧臣死,太后在用酒来警告。外朝大臣的不忠。也是在责问杨敝,你杨家世代大汉忠臣,先帝更是委任你杨敝丞相。你就是这样约束百官,代天子统御天下的。算了,不如归去。

    杨敝仿佛一下子衰老了十几岁,颤颤巍巍的在座位上站起走向大殿中央。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下跪拜道:臣杨敝,禀告太后,国不可一日无君。阳平侯刘病已,干练非凡,精通《汉律》,明辨是非,孝心至诚,才德兼备。立之以贤,方能安之以德。立之以德。故能得其久安,臣舍顿首而拜,谨奏太后前!,加之阳平侯又身兼武帝嫡亲血脉,可继承大统。恳请太后明鉴

    大殿中的群臣听到丞相杨敝的话,赶忙离席一同拜服道:阳平侯干练非凡,孝心至诚,才德兼备。请太后明鉴

    刘病已听到丞相杨敝与群臣的奏请,赶忙离席下拜推脱道:孙臣,年少轻狂,不识大体,怎么能担负起这千斤重担啊。

    上官太后听着刘病已的话,只是微笑没有做声。之后死死盯着丞相杨敝,心中思量着其中的含义。但是毕竟年少,想了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将刘病已的帝位落实,其他的事以后在想。不管是杨敝抛出来的果实是不是有毒,也必须一口吞下,否则迟者生变。想到这里上官太后开口道:丞相老成持国,群臣也对阳平侯交口称赞。竟然阳平侯刘病已乃吾汉室所以兴旺之根本也,应当立刻立为天子。

    “诺!臣等谨遵太后之命!”杨敝带领着群臣跪下来叩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