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重围,四面受敌。

    王二狗手下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所有人都只能背靠着背,抵挡着对方的进攻。

    “哈哈哈……王二狗,徐副统领当初就想拔除你这根眼中钉、肉中刺。如今,可算是找到机会了!现在引颈就戮,我可以保证,让你手下这些士兵能够活下去!”

    看到王二狗正在奋力厮杀,刘仲仁猖狂的大笑着。

    “……”

    王二狗一剑砍翻了两名士兵:“葬天关有你们这些渣滓,南域早晚会陷入危险境地。既然萧副统领决意要为南域子民做事,我等就算战至最后一刻,也不会投降!”

    “哼!不识好歹,给我杀!”

    刘仲仁冷哼一声。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却突然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住手!”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伴随而来的是数道凌厉剑光。

    一瞬间,正在围剿王二狗的数名山匪,纷纷发出了惨叫,倒在了地上。

    只见展堂的身形从天而降,手持长剑,飘然的落在了地面上。

    “刘仲仁!你看这是什么?”

    展堂说着,左手扔出了一个圆滚滚的事物。

    那事物掉在地上,咕噜噜的转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这是……!”

    刘仲仁的瞳孔一缩,顿时露出了惊恐之色。

    禁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地上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徐少杰的人头!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刘仲仁喃喃自语,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确实,这次为了围剿萧忘川,徐少杰准备的十分周密。

    跟随萧忘川的,都是自己身边的亲信。

    而且还有黑风寨的人作配合。

    这种情况下,萧忘川怎么可能会杀了徐少杰?

    而且,原本态度十分模糊的展堂,怎么就突然站在了萧忘川这一边?

    刘仲仁的心中,顿时升起了焦虑的情绪。

    听徐少杰说,展堂乃是三公主夏瑾萱的贴身侍卫。

    夏瑾萱即将跟北海灵州的皇子联姻,正是风头炽盛的时候。

    现在得罪展堂,无异于自寻死路。

    况且,他们的确是帮着黑风寨,迫害自己的同志。

    这可是死罪啊!

    一想到这里,刘仲仁的冷汗便不停流淌而下。

    其他几名千夫长,握着兵器的手,都开始止不住颤抖。

    “徐少杰已死,你们还要做无谓的抵抗吗?”

    就在这个时候,展堂缓缓开口了。

    “诸位!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就算现在投降,那也是死罪加身!先杀了他们,再让徐尚书想办法,把这事给掩盖下去!”

    刘仲仁的脸上满是狰狞之色,抬手呐喊。

    徐子易可是徐少杰的叔父,知道他死在了萧忘川和展堂的手中,必然不会坐视不管。

    况且他也没少从葬天关搜刮油水,如果事情掩盖不住,他也没有好果子吃!

    先杀了展堂跟王二狗等人,抹杀罪证。

    再让徐子易出面解决事情。

    反正死的只是一个侍卫,以皇帝那昏庸无能的性格,只怕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要夏瑾萱能嫁到北海灵州,其他的全都无所谓!

    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声音,却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刘仲仁!你敢杀我侍卫,胆子不小啊!”

    话音刚落,就看见夏瑾萱在王二狗另一组士兵的护卫下,出现在了刘仲仁身后不远处。

    “你……”

    刘仲仁顿时面无血色,心中尽是绝望情绪。

    “对我的侍卫动了杀心,你怕不是要连我一并杀了?”

    夏瑾萱在这一刻,突然展现出了身为三公主的气场。

    俏脸上尽是冷然之色:“刘仲仁,你领受南域俸禄,却吃里扒外,串通黑风寨山匪,残害周遭百姓,更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同志!你,简直罪大恶极!”

    不等刘仲仁开口,夏瑾萱接着说道:“刘仲仁是死罪难逃,但其他人若就此罢手,我可以跟父皇求情,从轻责罚你们!”

    听到夏瑾萱这番话,除了刘仲仁之外的其他人,全都面露挣扎之色。

    虽然他们是参与者,罪过轻不到哪里去。

    但如果能免去死罪,谁还愿意负隅顽抗呢?

    当下,其中一名千夫长便丢下了自己的兵器,向夏瑾萱说道:“三公主!一切都是徐少杰的意思,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毕竟,徐尚书权势太大,我们得罪不起!”

    听到这番话,夏瑾萱面色一变。

    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的粉拳。

    只觉得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怒火,却无从发泄!

    片刻之后,夏瑾萱长长的出了口气:“其他人呢?”

    有了一个带头人,其他人仿佛中了蝴蝶效应一般,一个接一个的丢下了自己的兵器。

    顿时,除了刘仲仁之外,所有人的士兵,全部都放弃了抵抗!

    “哈哈哈……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

    刘仲仁的脸上,满是惨淡的笑容:“真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全都帮着那个萧家的废柴!你们可知道,当你们杀了徐少杰,揭露了葬天关的罪证,就注定要跟徐尚书作对!单凭你这个即将出嫁的三公主,还有那个被流放到天华城的二皇子,如何能跟权势滔天的徐尚书抗衡?”

    “就算我看萧忘川再不顺眼,至少他敢孤身独闯这黑风寨,杀了铁胡子,为南域除去一害。比起你们这些只晓得欺压百姓,将能耐都用在自己人身上的蛀虫不知强了多少倍。至于徐尚书?哼,就连南域的边关将士都已经堕落到了这般地步,国将不国,被其他国家吞并,只是迟早的事情!”

    说到这里,展堂的周身,散发出强横绝伦的气势,眼中更是流露着一抹坚定:“因此,哪怕是与徐尚书作对,我也要为南域肃清祸害,导正风气!”

    听到这番话,一旁的夏瑾萱先是一怔。

    旋即露出了一抹欣慰之色。

    不论南域堕落到何种地步,可终究会有人,愿意为了这片自己生活的土地,奉上一份心力的!

    可刘仲仁的脸上,却露出了癫狂的笑容:“哈哈哈……真是可笑!就连皇帝都只知道吃喝玩乐,我们这些人,又何必为了那等昏庸之辈效力?”

    “你……!”

    夏瑾萱俏脸铁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的确,她的父皇,早已经在一片声色犬马之中迷失了本心。

    整日除了搜刮民脂膏血,贪图享乐之外,便再没有任何的作为了!

    “放肆!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

    眼见夏瑾萱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展堂面带怒色,便要抬剑诛杀眼前之人。

    可就在这时,刘仲仁却冷笑连连:“哈哈……在南域,像我们这样的人成千上万。单凭你们几个,如何能够力挽狂澜?到最后你们就会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不过都是枉然!我会在黄泉之下,等着你们!”

    说着,刘仲仁猛地抬起右手,重重的贯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咔嚓!

    随着天灵骨碎裂,刘仲仁的脸上,顿时被鲜血覆盖。

    可他仍然带着冷冷的笑容,注视着展堂跟夏瑾萱两个人,最后才缓缓的倒了下去。

    看着刘仲仁自杀,展堂收起长剑,向夏瑾萱笑道:“三公主,事情都已经结束了。”

    “……”

    夏瑾萱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倒地的刘仲仁,心中滋味莫名。

    就在这时,萧忘川的身形,出现在了夏瑾萱跟展堂身旁,脸上带着振奋之色:“徐少杰在黑风寨中藏匿的赃物,我已经找到了!”

    说着,萧忘川拿出了一枚金币,递给了展堂。

    展堂信手接过,端详了一眼:“不错,上面的确是有南域朝廷的官印。难怪朝廷年年给葬天关拨发军饷,以及各种军需所用的资金,葬天关却仍是一副民不聊生的模样!这下,我倒要看看那徐子易还有什么话说!”

    萧忘川点了点头:“黑风寨的事情已了,咱们先留下一些人看着现场。想办法将这里的事情,上奏朝廷吧!”

    “哎!就算上奏朝廷,只怕圣上他……”

    展堂说着,不禁看了夏瑾萱一眼。

    萧忘川也陷入了沉默。

    虽然他知道夏瑾萱的身份不简单,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南域的三公主!

    而南域皇帝昏庸无能,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想必她的心中,一定非常不好受吧……

    “展堂,我决定前往天华城,寻找我二哥。让他出面,解决这件事情!”

    然而,夏瑾萱却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了。

    “这……”

    展堂一怔,旋即叹了口气:“是啊,如果想要平定南域内部动.乱,目前咱们所能仰仗的,也只有二皇子了!”

    听到这番话,萧忘川将右手放在了下巴上:“刚刚铁胡子说的话,你应该也听见了?”

    “是,北海灵州的医鬼……”

    展堂自语了一句:“他能将黑风寨的人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说不定已经将手伸向了南域内部。这对南域来说,同样也是一个不小的隐患!”

    萧忘川点了点头:“你知道就好!走了,先回葬天关!”

    说着,萧忘川交代王二狗,将这里看好。

    便带着其他人,返回葬天关。

    回到了葬天关,展堂先将夏瑾萱送回了酒楼。

    他知道,此刻的夏瑾萱,内心一定相当混乱。

    需要让她独处,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

    “接下来,就该解决咱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了!”

    走出酒楼,展堂向萧忘川说道:“你能隐藏实力至今,让我非常意外。现在,也该让我一窥,你真正的实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